砂磨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砂磨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太原市要给电动自行车上紧箍咒【消息】

发布时间:2020-09-15 20:09:58 阅读: 来源:砂磨机厂家

太原市政府法制办日前公布《太原市电动自行车管理条例(草案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征求意见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时间截至6月20日。对此,广大市民表示,电动自行车随意违反交通规则给道路安全带来极大隐患,必须严管了。

高架桥常见电动自行车身影

在省城中环路高架桥上桥处,都有明显的警示牌,禁止行人和非机动车上桥通行,但总有骑电动自行车的人对此置若罔闻,直接上桥,有的甚至引发交通事故。

2017年4月,省城市民张某骑电动自行车在东中环高架桥上与一辆机动车发生碰撞,张某受伤。后经交警部门判定,张某违反规定驶入高架桥,负事故全责。6月6日,太原市民薛某骑电动自行车驶入北中环高架桥,在行至下桥处时,与同向行驶的一辆五菱面包车发生碰撞。薛某被撞得头破血流,而面包车前挡风玻璃也被撞击得满是裂纹。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随意骑电动自行车驶入快速路、高架桥的事例并不少见。6月18日,记者在省城东中环一处高架桥入口处观察发现,短短半个小时内就有4辆电动自行车驶上高架桥。在桥上,这些电动自行车与机动车并排而行,让人不禁捏了一把汗。当记者问及一名刚从高架桥上驶出的电动自行车车主是否知道禁止非机动车在高架桥上通行时,对方并没有正面回答,只是告诉记者,他有急事,如果走非机动车道,等红灯太麻烦。

据我省交警部门统计,2016年,全省发生按一般以上程序处理的涉及电动自行车事故2800多起,同比上升11%,死亡460多人,同比上升9%。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是电动自行车违反交通规则。

对此,《征求意见稿》第二十八条规定,驾驶电动自行车,不得在城市快速路行驶;同时第三十一条还规定,不遵守交通信号灯、交通标志、交通标线,不服从交通警察指挥或者交通协管人员引导的,由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予以警告,并可处以二十元罚款。

酒后骑电动自行车的人不是个例

自从2011年5月“酒驾入刑”以来,酒后驾驶机动车的行为明显减少,但对于一些“嗜酒如命”的人来说,酒后驾驶电动自行车似乎成了其逃避处罚的一根“稻草”。

2017年4月,万柏林交警二大队交警在西山煤电办公楼门口执勤时,发现一市民骑着电动自行车在机动车道内晃晃悠悠地行驶。执勤的交警马上上前拦住电动自行车驾驶人王某,引导其进入非机动车道内。这时,满口酒气的王某不仅不服从交警的疏导,反而对执勤交警进行辱骂。无奈之下,执勤交警只好通知了附近的北寒派出所。当北寒派出所的民警将王某带回派出所准备将其交由家人进行看护时,王某却借着酒劲对民警进行攻击。后经民警对王某进行酒精测试,发现其血液 中 的 酒 精 含 量 达 到 了150mg/100ml,已属于醉酒状态。

采访中记者发现,饮酒后驾驶电动自行车的人并不是个例。记者在街头随机采访了20名骑电动自行车的人,其中有4人明确承认饮酒后骑过电动自行车。“电动自行车速度又不算快,不会发生什么大事。”其中一名车主说。他同时告诉记者,他就曾酒后骑电动自行车摔倒过,只是磕破了点皮。

对此,《征求意见稿》第二十八条规定,驾驶电动自行车,不得有下列行为:醉酒后不得驾驶电动自行车。

拉货大电动自行车——人见人躲的“路霸”

采访中,一种比正常电动自行车宽大一倍多的大型电动自行车令人印象深刻。其体积大,驾驶人身前身后及两侧都可装货物。部分这样的大电动自行车不断在非机动车道与机动车道间拐来拐去,所到之处,无论汽车还是自行车都不得不赶紧减速给它让路,十足的“路霸”风范。

“我们见了普通电动自行车都要小心,见了这种大家伙,更是小心再小心。”省城一名的哥告诉记者,以前人们说见了大车得躲,但经过改装的这种拉货大电动自行车更猛,“我们开出租车的见它一靠近,就会减速慢行给它让路”。

在太原某电动自行车市场,记者见到几家卖电动自行车的商铺,所卖电动自行车在便道上一字排开,其中就有多辆这种大电动自行车。它们不仅比普通摩托车宽和长,而且车身由全熟铁制成,宽40余厘米,两侧还有可以展开的货架。

据一名经销商介绍,这种电动自行车都是拉货所用,速度可达每小时60公里,裸车加电瓶就重一百三十多公斤,“拉个一二百公斤的货没问题”。另一名经销商介绍,这些电动自行车都是南方厂家送来的,根据需求已经升级更换了好几代。另外,根据送货人的不同需求,还可进行简单改装。

一位骑这种大电动自行车的家装工人告诉记者,他最多曾拉过差不多300公斤货。

对于电动自行车这种随意改装的行为,《征求意见稿》第二十四条规定,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有下列行为:在电动自行车上安装音响、高音喇叭等产生噪音污染的部件;其他违法改装、拼装电动自行车、非标电动自行车的行为。

时速超过“国标”的比比皆是

根据国家强制标准《电动自行车通用技术条件》整车主要技术性能要求,电动自行车最高车速应不大于20公里每小时,车重在40千克以内。记者采访却发现,城市道路上电动自行车超过规定时速的情况比比皆是,而电动自行车与机动车在快速路上并行的情形也并不鲜见。

在省城一家电动自行车市场,记者先后咨询了8家电动自行车经销商,在问及电动自行车的时速时,经销商均称,其所销售的电动自行车时速均在35公里以上。“像这种踏板电动自行车,时速轻松能到达到50公里以上。”一名经销商说。“车速都是可以调的。”一名经销商告诉记者,“调电动自行车车速,一般有两种方法,一种方法是去掉限速器,另一种是更换大功率的电机或加装电池。”

相关数据显示,电动自行车的行驶速度每增加1公里,发生交通事故的概率将增加10%。据太原市交警部门统计,2016年全年,太原市因电动自行车导致的按一般以上程序处理的交通事故共发生260多起,死亡40多人,呈上升趋势。其中,造成电动自行车驾驶人受伤或死亡等严重后果的事故很大一部分原因就在于电动自行车驾驶人超速行驶。

对于电动自行车普遍超速的行为,《征求意见稿》第二十八条规定,驾驶电动自行车,不得有下列行为:最高时速不得超过国家规定的电动自行车限速标准。对于超过标准的,第三十二条规定,由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予以警告,并可处三十元罚款。

■名词解释

电动自行车

《太原市电动自行车管理条例(草案征求意见稿)》所称电动自行车,是指以蓄电池作为辅助能源,具有两个车轮,能实现人为骑行、电动或者电助动功能,设计最高时速、空车质量、外形尺寸等符合国家标准的非机动车。

设计最高时速、空车质量、外形尺寸等超出电动自行车国家标准,但不符合摩托车国家标准的电动自行车 (非标电动自行车)适用本办法;达到摩托车或者其他类型机动车国家标准的,参照机动车管理。

■他山之石

长沙电动自行车“五类”违法进行法制学习

长沙针对查获的发生“五类”交通违法行为的电动自行车驾驶人,安排专门场地,组织电动自行车违法驾驶人法制教育学习,通过观看交通事故警示教育片、法律法规讲解等,普及非机动车行车安全常识,开展交通事故预警。同时,建立了统一的非机动车违法处理平台。

电动自行车“五类”交通违法行为:电动自行车扎堆占道乱停的;电动自行车闯灯越线、逆向行驶的;电动自行车走机动车道的;电动自行车违法加装伞具、座架的;电动自行车搭载多人的。

仙侠风云红包版

博通彩票下载安装

英雄之城2免费下载

航海日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