砂磨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砂磨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李银河我为什么坚称自己是异性恋者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6 06:30:39 阅读: 来源:砂磨机厂家

李银河:我为什么坚称自己是异性恋者

记者想要一张李银河和大侠的合影,李银河说这张是最好的,幸福挂在眼角眉梢。

深圳晚报12月24日讯 在发生了被攻击和反攻击的事件之后,一位朋友写微信来说祝生活“静好”。非常喜欢她这个“静好”。周边人声萧萧,红尘滚滚,生活一时陷入湍急的漩涡,如何闹中取静成了一个考验。——李银河

李银河是已故著名作家王小波的遗孀,是中国第一位研究性的女社会学家、性学家,多年来出版多部学术专著,对中国同性恋社群的研究颇受关注。12月18日李银河发布博客文章《对所谓拉拉身份曝光的回应》,详述了王小波过世后,她与一位“跨性别者”相识、相恋,共同生活17年的过程。

令很多网友感到惊讶的是,尽管李银河的伴侣是一位“生理女性、心理男性的人”,她从头到尾都在强烈否认自己是女同性恋,坚称自己是异性恋,并强调对方“从外貌还是内心看,他都是一位地地道道的男性”。公众对于李银河的异性恋说法难以接受,大家想不明白,两个女性的爱恋,怎么可能是异性恋,即便一个女性身体里的住着的是一个男人。很多网友站出来攻击李银河混淆概念、逻辑错乱、欺骗大众、矫情、不光明正大的“出柜”,不尊重同性恋者。

12月23日早晨,李银河发布了一篇名为《自由奔放,随心所欲》的博文,文章写道:“在发生了被攻击和反攻击的事件之后,一位朋友写微信来说祝生活‘静好’。非常喜欢她这个‘静好’。周边人声萧萧,红尘滚滚,生活一时陷入湍急的漩涡,如何闹中取静成了一个考验。”

深圳晚报记者昨天就这个问题专访了李银河,请她详谈了为什么坚称自己是异性恋者以及LGBT群体的认知。

让一只狗承认自己是猫是不诚实的

深圳晚报:你在博客公布与大侠的爱情生活之后引起热烈反映。大部分人对你和大侠都表示祝福,但是也不乏强烈攻击,这里面有一大部分是对于你坚持称自己为异性恋者表示不解和不满。有人说你矫情,有人说你玩文字游戏,甚至有人说你恐同,因为大家都认为你应该是个标准的“拉拉”,为什么你要这么坚持这个概念呢?

李银河:如果我是一条狗,我不可能承认自己是一只猫,因为这是不诚实的。我强调自己是异性恋只是强调一个事实。在中国,大部分人对于社会学方面的性别知识很缺乏,至于LGBT这个词更是闻所未闻,但是这个概念在西方已经很普及,甚至在美国已经是一个重要的政治观念了,如果奥巴马不搞清楚这个概念,连竞选都不能成功。

LGBT是女同性恋者(Lesbian)、男同性恋者(Gay)、双性恋者(Bisexual)与跨性别者(Transgender)的英文首字母缩略字。上世纪90年代,由于“同性恋社群”一词无法完整体现相关群体,“LGBT”一词便应运而生、并逐渐普及。LGBT现今已获得了许多英语系国家中多数LGBT族群和LGBT媒体的认同及采用,成为一种非常主流的用法。而英语里还有QUEER(酷儿)这个词,包含了更多的非常态性倾向,包括虐恋,同性恋,无性恋等林林总总。QUEER理论是西方后现代性理论的一个代表。同性恋和跨性别的区别是什么?好多都不知道。同性恋是在性倾向上的少数派、性倾向上的异常,他们的性别认同是没有问题的。跨性别的人呢,是性别认同的少数派,性别认同有问题,就是说他是男的却觉得自己是女的,但是他们的性倾向是没有问题的,是异性恋。至于恐同的说法,更是无稽之谈了,中国第一本研究同性恋的书都是我写的,而且我一直在提出同性婚姻法案,从2000年开始提了多少次,怎么会恐同呢?

深圳晚报:但很多人认为“大侠”毕竟在生理上不是真正完全的男性,他的性生活方式也不能完全和男人一样,你怎么能说自己是和一个男人在一起呢?

李银河:他不完全的男性身体并不妨碍我把他当作异性来爱的。有个很好的例子,金星变性以后成为一个女人,她嫁给了一个德国男人,还组成家庭收养了孩子,为什么从来没有人将金星的丈夫看做是一个同性恋呢?哪怕他们的做爱方式也不能像一般的男女那样。

深圳晚报:那么你怎么解释女同性恋里面T角色和跨性别者这两个概念的区别。

李银河:女同性恋的这个T不是跨性别者这个Transgender的缩写,而是叫tomboy,假小子的意思。有一些跨性别的人和同性恋中的T可能是有一点重叠,就是程度不同吧。但是为什么我们要提LGBT、为什么要把这里面的T提出来呢?他们还是有很大不同的,这两个群体还是有区别的。

深圳晚报:你说这次对公众揭开私生活是一个针对恶意攻击的应急反应?

李银河:是的,我没有计划过。

深圳晚报:最近几年社会中的同性恋包容度已经有了很大的进步,包括苹果公司CEO库克在内的一些知名人士纷纷出柜,这些风潮在你的潜意识中是否也起了某种鼓励的作用?如果这个攻击言论十年前出现,那时候的你是否也会对外来一个这样的应急反应?

李银河:是的,如果放在十年前我也会的。在我的家庭中亲戚朋友的圈子里早就已经知道我们的事情了,我没有什么不能坦白的。

七十年代的年轻人比90后思想还要活跃

深圳晚报:很多人以为你一直在沾王小波的光,但是我了解到你年纪轻轻就在中国的政坛上出了名,当王小波还是在街道工厂上班的时候,你就被称为“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当时是什么样的情况?

李银河:1978年我在国务院政策研究室,也就是中南海里面工作。那时候我和另一个女孩写了一篇文章,关于要大力发扬民主以及大力加强法制的文章,文章首先在《中国青年》刊发,然后被《人民日报》头版转载并且配发了编者按。这篇文章当时的影响很大,每天寄来的读者来信要用麻袋装,所以被有人称为“冉冉升起的新星”。

深圳晚报:为什么有这篇文章,是上面授意所写还是早在你思想脉络里的文章?

李银河:写这些文章其实是有精神准备的。四十年前我们那些年轻人的思想比现在90后还活跃很多。“文革”时期在很多思想小圈子里面传看着奥威尔的《1984》,德热拉斯的《新阶级》等书,这些都是内部出版物。那时候有一个代表性的思想者就是杨小凯,他写了《中国向何处去》这篇文章,我们大家都积极地讨论和互动。而那个时候也正是一个拨乱反正呼吁民主法制的时代,中南海里面是制定政策的地方,我的上级也是赞成这样的文章出来的。

深圳晚报:你的父母亲都是《人民日报》的创办者,他们对于你的精神成长有什么影响?

李银河:影响非常大。我的父母都是三八式干部,就是1937年,1938年到延安去的知识青年。1946年《人民日报》创办的时候他们就到了报社。我的父亲属于党内的自由派。记得1966年的时候林彪说:“马克思主义已经发展到了顶峰”,我父亲马上就说,这是不对的,因为到了顶峰就停止发展了。当时这个话我听着吓得发抖,赶快看周围有没有外人,这可是要被抓起来的啊。我的母亲是个很真实和淡泊名利的人,她曾经担任《人民日报》农村部的主任。她的写作和说话都特别生动,哪怕是闹形式主义和极左时代也坚持说人话。比如她的检讨中用“小姐的身子,丫鬟的命”来形容自己的身世。我的父母在去世的时候都捐赠了遗体。妈妈是以肉身为标枪,对人世的虚名浮利做了英勇美妙的最后一击。

深圳晚报:在你的思想发展中,还有哪些人对你有重大的影响?

李银河:福柯对我的影响是最大的,尤其是福柯对自由的看法。福柯说,“人拥有的自由比他知道的大得多。”卢梭却讲,“人生而平等无所不在枷锁之中。”好像你生在什么阶层或者你生成同性恋了,你是没法选择的。但在福柯看来,好多人往往是自己约束自己,比如中国的同性恋百分之七十选择和异性结婚,你非得这么做吗,你不这么做又怎么样呢?很多人屈服于社会规范等压力。这是很荒诞的。很多同性恋者以为只能这样选择,因为周边压力太大,可是福柯告诉你实际上你比你想象的自由得多,比如你就出柜了又怎么样。我觉得很有意思,福柯的话非常有煽动性,而且他的一生非常自由,也很有意思。

深圳晚报:你将你的社会学集中在性学研究这一块上是因为福柯的影响么?

李银河:其实我这一生做的学术研究分三大块,一块是婚姻家庭,一块是性别,还有一块才是性,这三块我都出了不少专著。但是很多人都不太记得我还有另外两个领域的研究。因为在当代中国在性这一块领域这几十年来的变化和斗争都太激烈了。80年代有个关于婚前性行为的调查,当时的数据是15%,最近清华大学做了一个调查的数据是71%,从这两个数据中就可以看出来,这三十年中国人在性方面的状况有多么激烈的变迁。而在这个过程里面人们在这里面的焦虑也太深太深。

我知道他的想法,他也明白我的心思

深圳晚报:你做性别研究,婚姻家庭研究,还有性的研究,会因为掌握了这么全面的理论知识而让你在和大侠的生活有种游刃有余的掌控感么。

李银河:我的专业知识对我们的关系有帮助,比如如果我不知道跨性别者是怎么回事我就很难接受他。但是在其他方面我好像不是掌控的那种。

深圳晚报:两个人之间的关系总有个强弱,在买房子养孩子这样的家庭大事里面都是你的主意为大么?

李银河:主要是商量着来,因为他的生活能力很强,对外应对很有一套,有些事我不太了解没有发言权。

深圳晚报:他的生活能力怎么一个强法?

李银河:举个小例子吧。我们刚认识那会我们俩出去买东西,去到一条时装街,他和一个老板砍价,把一件衣服生生砍到80元。基本上就是一个对折,过了好多日子我和他再去,还能被那老板认出来,可见那老板那一笔是亏了血本了,否则怎么记得这么牢。(笑)

深圳晚报:你们在一起17年了,现在还有激情吗?

李银河:激情是火,亲情是水,水可以细水长流,但人不能一直燃烧下去。感情想要长久必得要从激情燃烧变为细水长流。包括我和小波也是一样,到后来也是变为一种亲情。

深圳晚报:你们俩从激情变为亲情之后,情感中的甜蜜又是来自于哪里呢?

李银河:我们俩最近在分别接受采访的时候不约而同地说了一个词“肚子里的蛔虫”。我知道他的想法,他也明白我的心思,这得多甜蜜啊。

深圳晚报:家里人怎么评价你们的甜蜜呢?

李银河:我嫂子总是糗我说:哎哟,你怎么又掉蜜罐子里去了。(笑)

深圳晚报记者 杨慧

杭州立舞尚品

海南牙签批发

昆明消防防护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