砂磨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砂磨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硅谷孵化器PlugPlay创始人伊朗人的美国梦

发布时间:2021-01-21 19:43:21 阅读: 来源:砂磨机厂家

硅谷孵化器Plug&Play创始人

“美国梦”(American Dream)一词源自于美国的殖民时期,无数欧洲人抱着只要努力工作就能获得更好生活的梦想来到这块土地。1931年,美国作家詹姆斯·亚当斯(James Adams)出版了《美国史诗》(The Epic of America)一书,让这个词变得家喻户晓。

加州是美国移民最为聚集的州,而硅谷数十年的辉煌创业史也建立在诸多外来人口的辛勤努力上。伊朗人赛义德·阿米迪(Saeed Amidi)来到硅谷求学本是为镀金,但伊朗革命让他有家无法回,在经济压力下,赛义德开始了自己在硅谷的创业之旅。在地毯、瓶装水、进出口、包装到地产等实业获得成功后,赛义德逐渐进入硅谷科技创业圈,投身于创投领域。

他旗下的办公楼走出过PayPal和谷歌这样的科技巨头,投资过Dropbox、Zong这样的创业新贵。而他在2006年创办的Plug&Play是硅谷最大的创业孵化器和加速器中心,为上千家创业公司提供过场地与创业服务,累积融资接近10亿美元。

在赛义德看来,自己从实业起步成功,因为硅谷的科技氛围而进入创投领域,如今更有价值的工作就是帮助更多的人实现创业梦想。面对新浪科技的话筒,赛义德讲述了一个伊朗人在硅谷的“美国梦”:

从富二代到创业者

我和硅谷的故事开始于1979年。那年我还不满20岁,从伊朗老家来到加州的门罗帕克学院(Menlo College)就读商学院。为什么到硅谷来?不是因为这里的高科技。我来自一个伊朗富商家庭,可以说是个被宠坏的“富二代”;当时门罗商学院有很多像我这样的富家子弟,生活无忧无虑。现在我儿子也在那儿上学。

我父母在伊朗有5家工厂,雇佣了7000多人;父母送我来这里求学,原打算让我学成之后回伊朗经营他们的制造业生意。我没想到自己会一直留在美国,留在硅谷这个地方。我的生活,我的人生轨迹,都因为那年的伊朗革命而发生了巨大变化。

我是在电视上看到伊朗革命的,当时的感觉是一片茫然。十多天后,我的父母也来到美国。但伊朗政府没收了他们95%的财产,我们家的处境突然就一落千丈。我父亲对我说:“学费我们还能负担,但你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生活,你得自食其力了”。

当时我觉得那是场不折不扣的灾难,但后来回想起来,这对我实际上是个巨大的机遇。没有这场变革,我不会那么早就自立,也不会开始创业,更不会有后来发生的一切。那个夏天才是我“美国梦”的开始。

于是,在20岁那年,我开始了自己在硅谷的创业之旅。我的父母在门罗帕克开了家地毯店,不忙的时候我就在店里帮忙,自己还和兄弟合开了家进出口贸易公司。我们家在经商方面还是有点天赋的。经过几年的运营,我们的业务扩展到了包装业、瓶装水、地产等方面。

现在我的瓶装水公司还在运营,业务涉及美国、墨西哥、澳大利亚,旗下有800多员工,每年营收超过1.5亿美元。我常开玩笑地说:“那家瓶装水公司才是我的主业,Plug&Play不过是我的业余爱好”。我们的Amidi集团业务开展得不错,也挣了一些钱。伊朗人有钱也喜欢置业,二十多年前硅谷的房价也不是很贵,记得我买的第一栋楼是1988年花130万美元在帕罗阿托(Palo Alto)买了一座办公楼 (165 University Avenue,Palo Alto)。

结缘谷歌与PayPal

硅谷是科技创新的中心,但我在这里一开始都是做实业,过了十多年才开始真正涉足科技与创投领域。做科技我不懂技术,做创投需要钱和人脉,而这些都是我经过多年积累才具备的。不过非要说第一次接触科技行业,那我记得,意大利进口的第一台苹果电脑就是我们代理的,那是1985年。

话说回到创投,这和我们当初买下的帕罗阿托办公楼很有关系。我最初接触的几家创业公司都是在这个楼。罗技(Logitech)当时从瑞士来到硅谷,就租在我们楼,而第一台笔记本电脑制造商Osborne Computer也在。安迪·鲁宾(Andy Robin)当时也在我们那里忙他的创业公司Danger。(注:安迪·鲁宾离开Danger之后创办了Android公司,后被谷歌收购,他被誉为Android之父。2008年微软收购了Danger。)

1998年底,有几个人想租我在帕罗阿托的办公楼创业。他们创办了一家叫PayPal的网络支付公司,我记得那两个创始人彼得·泰尔(Peter Thiel)和马克希·勒琴(Max Levchin)。既然要租办公室,我就和他们聊了会儿,发现他们的模式很有意思,所以我也决定投点钱,大概是10万美元吧。

PayPal真的是个现象级公司,他们在我的楼里发展壮大,后来不久就上市了,2002年作价15亿美元被eBay(微博)收购。我当初真是没看错,对PayPal的投资带来了30倍的回报。做创投真的比做实业更有意思。

说起来我和eBay还真的有点缘分,后来有家叫Milo的公司也在我的办公楼创办,我同样是在和他们谈租金的时候决定进行投资。Milo后来也卖给了eBay,价格是7500万美元,很高兴我的投资又带来了丰厚回报。我还记得那个创始人杰克·亚伯拉罕(Jack Abraham)当时还不到25岁。硅谷的科技创业者真是年轻有为。

在我办公楼里壮大的科技公司很多,当然最有名的肯定是谷歌。1999年Danger搬走后,谷歌迁到我的那个办公楼,当时他们只有3个人。拉里·佩奇(Larry Page)和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后来成了我的好朋友。谷歌迅速发展壮大,直到他们扩招到50人才搬走。

我在谷歌最好的朋友是奥米德·柯德斯塔尼(Omid Kordestani),他是我的伊朗老乡,也是谷歌企业业务的创始人,一个了不起的家伙。(注:奥米德是谷歌第12名员工,曾担任谷歌全球销售高级副总裁,主导了收购Youtube的交易。奥米德为谷歌奠定了商业模式,让谷歌年收入从零发展到30亿美元。)

我当然投资了谷歌,不过是和荣·康威(Ron Conway)一起投的,因为我投资了他的天使投资基金。我最得意的投资很多,当然还有Dropbox了。就像我刚才说的,做创投需要资金和人脉。经过这些年的积累,我和这些科技公司、创业者以及投资人打了不少交道,结交了不少朋友,我也有资金,具备了从事创投的实力。

投身科技创投领域

我是个伊朗移民,在硅谷实现了美国梦,我的很多员工都是移民,这是个汗水和努力换来回报的地方。我算成功了,也希望帮助更多的年轻人获得成功。我在硅谷有好几座写字楼出租给创业公司,我可以收取租金也看情况进行投资。2006年,我正式创办了Plug&Play科技创业中心,专注于为创业公司服务,从而全身心投入到创投领域中。

不论是从办公场地规模,还是创业公司数量来说,Plug&Play都是世界上最大的孵化器和加速器公司。在与风投的人脉资源上,我们也是第一流的。我们与150多家大公司建立长期合作,其中包括了谷歌、eBay、英特尔(微博)、微软、大众等巨头。这些都是创业公司最需要的资源。

算下来Plug&Play为1000多家创业公司提供了孵化和加速服务。光是2011年我们就接纳了200多家创业公司。在这其中,美国以外、美国其他地区和硅谷的创业公司各占三分之一的比例。我们的创业训练营与美国、加拿大的很多大学建立稳定合作,包括了麻省理工、卡内基·梅隆、哈佛、杜克大学等知名学府,帮助学生创业者来硅谷实现他们的创业梦想。

对于中等规模的创业公司,他们可能已经成功融资,我们可以以每个工位500美元每月的价格提供场地,他们在Plug&Play可以享受到场地、数据中心、法律服务、创业咨询以及人员招聘等各种服务,拥有和谷歌那样的工作氛围。而对于初创期的创业公司,尤其是学生创业者,我们则提供完全不同的服务,他们可以加入我们的创业训练营或者加速器项目。

我们会收到来自全世界的很多申请,但只会挑选其中的一小部分来到硅谷。我们挑选创业公司的标准是:首先是创业团队的素质,创业者之间能否协作团结是最重要的;其次才是他们的创意和技术能力,但这只是他们成功的潜力;然后我们会考虑Plug&Play能给他们提供怎样的帮助,这并不只是投资资金的问题。

我经历过上世纪末和本世纪初的第一次互联网泡沫破灭,很多人说现在的情况和当时很像,互联网公司估值飙升的背后存在诸多泡沫。在我看来,现在创业公司说的更多的是用户体验和用户规模,但终究还是需要有商业模式的,即便暂时没有,未来也必须要有盈利的可能。Facebook收购Instagram是出于防御性收购,这个收购并不是Instagram真实估值的体现。Facebook是希望收购未来可能的一个劲敌,所以他们愿意出溢价。这个交易给硅谷创业确实带来了不小的影响。

欢迎中国创业公司

在十多年前,在硅谷想创办一家成功的公司至少也要有1000万美元的资金,因为市场营销和发展用户是个非常耗时耗资金的过程。但现在创业可能只需要不到100万美元。创业者借助苹果、谷歌和Facebook等巨大平台,可以非常迅速地发展自己的用户和市场。硅谷每年都有2-3000家创业公司涌现,但真正要获得成功并不容易。

Facebook上市后股价下跌确实对风投领域产生了一些消极影响,但我认为真正受到影响的是那些后期创业公司。风投可能会倾向于减少单笔投资的规模,更多进行小额投资,早期创业公司的融资还是会得到他们的认可。

Plug&Play不仅在硅谷有业务,我们和南美、欧洲、亚洲很多国家的政府、企业和大学都有合作,帮助当地的创业公司来到硅谷接受加速训练。我们在新加坡和俄罗斯也有创业孵化中心,接下来我们会更多将增长目光投向中国市场。中国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也是最为重要的科技创业市场。

中国市场非常巨大,经济模式也不同于美国,所以我们不想操之过急,简单复制是难以成功的。我们和中国的华为、中兴等公司都保持着良好的关系,我也拜访过北京、上海、广州等城市,参观过清华大学等高等院校,也在寻找中国本地的合作伙伴,寻求共同投资的机会。与此同时,我们也希望接纳中国创业公司来硅谷。

硅谷有独一无二的创业氛围,这里诞生了苹果、谷歌、Facebook这样的伟大科技公司。虽然我是从创办实业起步,但最终也融入到了硅谷的创投领域。在让自己成功和富有的同时,我也非常乐意地看到创业者从Plug&Play获得帮助与成长壮大。

这就是我的故事,一个伊朗人在硅谷的“美国梦”。

造梦西游4破解版

九天剑尊

决战平安京手游